佛子行三十七頌(8)

講授上師:貢噶顛津仁波切

 2017年 2月 12日

錄音:林良興

整理:洪慧芩

 

 

為了度化一切眾生,我們要先成佛,為了利益眾生而發菩提心。以前曾學過:下士道、中士道、上士道,中士道追求解脫的原因是為了自己遠離輪迴,離苦得樂,上士道則是為了度化一切眾生,因此自己要成佛,具足慈悲與智慧,這是我們來上課,聽聞佛法的原因。

 

你們應該知道有所謂的二諦:世俗諦、勝義諦,台灣的海濤法師說一句話,非常多人知道:「一切都是假的、眼睛有業障」,這是屬於世俗諦,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假的,不真實存在的,可是很多人聽到這個說法感到驚訝。

 

對於我們來說,這個世界是真的,夢是假的,因為夢醒來以後甚麼都不存在,但是在夢裡我們看到的人和事,我們都覺得很真實。如果我們永遠在夢裡,不會有機會發現原來這是一場夢,什麼都不真實存在,因為我們有業障,三毒和五毒,所以認為我們看到的世界都是真的,總有一天我們離開三毒五毒,可以看到不同的。凡夫和聖者所見不同,初地菩薩與二地菩薩所見不盡相同,佛看到的又是不一樣的。六道眾生看到同一杯水,依據各自的業力分別會看到水、膿血、甘露等不同的結果,不是水、外境的問題,此是眾生業障肉眼所決定的,而不是智慧、慧眼所決定的。

 

例如我有近視,戴了眼鏡可以看清楚這杯奶茶,眼鏡拿掉以後看不清楚;同樣的,對於同一個人,醫生用顯微鏡觀察所得的結論,也跟我們平常肉眼所見不同,到底誰是真的? 誰是假的? 同一個東西卻有不同的顯現。若醫生用顯微鏡觀察的是真的,普通肉眼所見是假的,初地菩薩來觀察,顯微鏡所見又是假的;二地菩薩來觀察,初地菩薩的所見又不夠確切,差別就是如此。

 

一般人說「為什麼要學佛? 我不需要學佛。」這要看他的目的,要去高雄的話開車就可以,去泰國的話一定要坐飛機;他如果要解脫、要去淨土,除了學佛別無他法,一定要修行。想待在輪迴裡的話,不學佛也可以,要解脫成佛一定要修行。用比喻來說,沒有戴眼鏡時所見為世俗諦,戴了眼鏡看得比較清楚,所見為勝義諦。了解二諦對學習佛法的人來說非常重要,執持自己所見為真實,永遠不會見到勝義諦。

 

我穿的這件衣服是紅色的,雖然科學家也會同意,但這也是假的。當這件衣服放在衣櫃裡的時候,它是什麼顏色? 它有顏色的話,誰知道? 顏色是我們看到它的時候,腦中產生的結果決定「它是紅色」,如果它是真實的不是假的,它在衣櫃裡也應該是紅色。再者,顏色和形狀一定要依靠眼睛決定,在櫃子裡時眼睛看不見,那時不存在顏色,打開櫃子的時候,眼睛看到形狀和顏色,給腦袋一個圖像,那時候才會產生顏色的概念,所以顏色不存在。世俗諦和勝義諦要了解清楚,修行才有意義,否則認為佛、我們修的本尊真實存在,一切都變成我執、世俗諦有關的,修行便失去了意義,打坐也不是那麼清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「四種不欲意」當中的「挖苦轉為道用」

 

15.何者於眾集會中  揭吾隱私惡言向  於彼還生益友想  恭敬其是佛子行。

 

這個意思你們懂了,卻很難做到。在很多人聚集的地方,有人將我們不欲人知的私事,那怕是從小時候,久遠以前直到現在的所有隱私、痛處,揭發出來攤在大眾面前,例如言語攻擊:生得矮、皮膚黑、臉上有缺陷等,以惡毒的話語相向,我們應該視對方為善知識,尊敬對方,這樣便是佛子的行為。原因是什麼? 我們一直不了解自己的錯誤,總覺得自己很好、沒有問題,但總有一天,要面對自己造做惡業的因果業報,到地獄、惡鬼、畜生三惡道受苦;但是今天因為對方在眾人之中,說了很多不中聽的實話,令我們難堪丟臉、不但消除了我們的業障,另外也讓我們了解到自己犯的錯誤,所以應該對他恭敬、尊敬、甚至頂禮。

 

六度波羅蜜的其中之一便是忍辱,忍辱的對象是敵人,敵人的動機是對我們造成傷害而不是要利益我們,但是因為佛子修忍辱,需要對象,有了敵人才能成就我們忍辱的功德,因此將對方視為善知識。這點很困難,如果很簡單大家都會,困難的才要努力。

 

不丹第69國師 給頓仁千尊者的言行真實直接、毫無修飾,已超越一般世俗思維;有一次欲謀求職位的一位僧人,私下請託尊者,如果職位在自己之上的那位師父去閉關中心三年閉關的話,自己願意接管他的職位,希望尊者以一些好的理由和說辭,讓這位現任者離開這個位子。沒想到尊者聽完,直接告訴那個在位者:你的下屬說你去閉關的話,他要坐你的位子。一點都不拐彎抹角,直接把這番話告訴那位師父。最後那位師父依照尊者的話離開了職位,閉關修行。尊者在他離職前為他發了善願:他一定會成為一位成就者,後來這位師父果然成為了不起的成就者,在涅槃的時候生出許多舍利。我跟這位師父見面時,他說若不是希求他職位的那位師父,自己也沒有這麼好的機會閉關,對那位師父反而是非常感恩,天天念經的時候都想到他,感念他的恩德。一般人的想法,一定覺得對方對自己不好,要謀求自己的職位。修菩提心的人,想法要比較廣大,不怨懟、相信對方並感謝對方。

 

69國師的方式都是像這樣,很直接的。有一次一位法王不滿意許多僧人事情做的不好,法王自己不好意思責罵,希望69國師在法會上說一下,結果69國師在法會時表情嚴峻,疾言令色將僧眾訓斥了一番,中途停下來時,直接轉頭問這位法王「還要說些什麼? 這樣可以嗎?」69國師就是這樣言行毫無造作的成就者,當時很多人不了解他內在的證量,不丹第四任國王也曾經批評他,不適合擔任國師這樣重要的職位;最後69國師圓寂時,維持在禪定境中,法體不壞並屢發異香,示現種種瑞相,國王才來到69國師法體前,解下配劍、頂禮懺悔,後來政府取消荼毗的計畫,將尊者的法體供俸在金銀建造的寶塔中供俸。

 

我小時候並不了解69國師的學問,看他的行為都是亂做的,對他也沒有信心;他吃檳榔、嚼菸草,一般師父不可以嚼菸草;在法座上坐姿不是金剛跏趺坐,隨意跨坐,而且經常在法座上小解;功德主來給他供養時,人還在下面頂禮,他已經拿起紅包吹一下、數數看有多少張鈔票,錢多的時後馬上裂嘴而笑,露出嘴裡紅紅的檳榔和沒有牙齒的嘴巴,錢少的時候失落的表情毫無掩飾。很多老人和有學問的人知道原因,69國師自費籌製不丹最高寺廟-普納卡宗一樣高度的見解脫大唐卡,在經濟不好的情況下,他自己存了很久的錢仍急需經費來源。歷任的國師都是有智慧的,但是第一個想到要做見解脫大唐卡的國師是他。我後來學習中觀、空性之後,了解空性的內容,回想他所做的都是正確的,拿到錢任誰都會數,只是數的時候不好意思給人看到,他則已經超越了不好意思和丟臉的概念,內心有什麼就表現出什麼。我以前不了解,覺得有這樣的國師真是難為情。我們皈依的時候要準備禮物和400元不丹幣 (相當台幣200元) 的供養給國師,在那時可是一筆大數目,很多家境不好的人不一定拿得出來,可是69國師一直問這些排隊供養的人「你給400塊了沒有?」「你給過了嗎?」一直在問這個問題,那時候我心想我們的國師真是個沒有學問的人啊! 後來才了解他有很多的工作需要用錢,表裡如一的人是他,大家則是心裡想一套、外面說一套。

 

一直照顧69國師的是第四任國王所娶四個太太(四位是親姊妹)裡面的大姊,在69國師 給頓仁千尊者還沒當上國師以前,一次在這位大姊家吃了很多饃饃,因為尊者的腳行動不便,他在沙發上直接如廁,大姊當時非常恭敬將排泄物包裹起來,在尊者涅槃後,打開包裹一看,裡面都變成了特別的加持物。尊者本身患有糖尿病,國王交代醫生好好照料,但是國王一離開,醫生就對尊者疏於照顧,下次國王來的時候,醫生幫尊者打針,尊者就當著國王的面打醫生、抱怨醫生沒有好好照顧他;本來醫生不太願意理他,當尊者涅槃之後,醫生都跑去他的床底下找尋他使用過的物品、吃過的東西等等,希望得到他的加持。

 

敵人對我們不好,我們尊敬他,這是不容易的,但是可以花時間,天天練習慢慢做。印度的寂天菩薩在《入菩薩行》提到,誰是我們的敵人? 自己的三毒和五毒是根本的仇敵,如果沒有調伏它的話,全世界都是我們的仇敵:「棍杖所傷人,不應瞋使者;杖復瞋使故,理應憎其瞋。」有人拿枴杖打你的時候,你應該對誰生氣?,你生拐杖的氣還是生那個人的氣? 觀察之後,拐杖也不能自己決定、拿拐杖的人也不能自己決定,是受到他瞋恨心的控制才打人,所以要對他的瞋恨心生氣。沒有嗔心不會對人生氣,最後才了解自己的瞋恨心是自己真正的仇敵。

 

講笑話的人,聽到別人對他的笑話很有反應,哈哈大笑,會促使他講更多的笑話,惹人生氣的人也是,目的是想看對方生氣的樣子所以故意激怒對方,如果對方不起嗔心,一點都沒有生氣,完全無法達到他害人的目的,對方已經斷除三毒五毒,沒有嗔怒的根本、嗔怒的因,有種子才有苗芽,已斷除了煩惱的種子,不會生嗔怒的苗芽。敵人像是種子在我們的內心,別人提供水、農藥,幫助種子長大。寂天菩薩在《入菩薩行》還說:「何需足量革,盡覆此大地?片革墊靴底,即同覆大地。」 這片大地上覆滿了荊棘,舉步維艱,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與其找很多的牛皮鋪滿整片大地,不如穿一雙鞋子把腳包好,全世界都可以去。意思是,全世界都是我們的仇敵,不要去一一調伏他,要調伏自己的內心,不論到哪裡遇到誰都不會受到傷害。如果有人傷害我們,我們反擊,他的後面還有爸爸、親友,都變成我們的敵人,敵人一天比一天多,沒完沒了,所以比較好的方法是調伏自己的內心。國與國之間一直打仗的原因,就是不懂佛法,國家或軍隊的領導人修菩提心的話不會發生這個問題,世界也會和平。認為仇敵在外的話,永遠不能離開痛苦,了解到仇敵在自己的內心,才可以解決問題。只是了解這個道理,遇到問題的時候沒有用也不行。不丹有一句諺語意思是說,「帶刀子防身,遇到熊卻緊張過度找不到,事後才找出來。」修行的人一直學習,遇到問題的時候沒有以佛法對治,事後才想起來也太遲了,應該要早一點準備。

 

仇敵是我們的善知識,我小時候學的《佛子行三十七頌》解釋提到,魔王是佛菩薩的化身,困難和障礙是善知識,沒有遇到問題的話,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;沒有生病或遇到困難,不會找方法問人要念什麼經、修什麼本尊,透過這個方法讓他接觸,慢慢升起信心,變成佛教徒。佛菩薩最歡喜的事,是我們的心轉變成菩提心,不是花很多的錢買很多供品。寂天菩薩說,他是窮人,沒有特別的供養,可以的話他願意以全世界的花、房子作為供養,並且修持菩提心做為供養。

 

 

16.吾以如子護養人  彼若視我如怨仇  猶如母憐重病兒  倍悲憫是佛子行。

 

在佛法裡面說,所以的眾生都當過我們的母親,但我們的習氣所致,長久以來有分別心,如果我妹妹和她的朋友來,我給妹妹三百塊零用錢,給朋友一百塊零用錢,按照佛法來說,兩位都曾經做過我的母親,但是這一世關係比較親近,就算吵架、不開心也仍然是兄妹的關係;媽媽也一樣,一直照顧孩子,孩子長大以後出去工作,卻對媽媽不孝順,這時媽媽要忍辱。忍辱的方法是無著菩薩這一偈頌所說的,對方不是親生的孩子,仍把對方當作親生兒子一樣照顧,這個人卻把我當作仇人一樣,對待他要像是對方罹患了癌症,最久能活三年,所以對他倍加憐憫,做什麼都可以忍耐。修行人應該以這種方式修菩提心,一般人會說:這樣一來無法做事情啊! 對師父來說很容易,對在家人太困難了! 其實跟家人在一起比較有機會修忍辱、修菩提心。師父平常自己住很安靜,一到吵雜的地方很快就想離開,作為父母親,在家庭裏面常常面對孩子的各種要求,各種情況都要忍辱,修行的機會非常多。

 

《普賢上師言教》中說過班的故事,他是一個腦袋不太靈光卻有直率信心的人,當他朝聖頂禮釋迦牟尼佛的佛像時,將佛像當作真正的佛陀,邀請佛新年的時候到家中作客,因為他的信心,於是得到了佛特別的加持。還有一個故事是關於狗骨頭被當作聖物舍利,有信心禮拜的人也得到了加持。同樣的,現在學習「轉為道用」,就是「轉」不好的變成好的,對我不好的人把他當作生重病的兒子,敵人可以變成本尊,也可以轉變為上師,空性之中可以變化許多不同的對境,將仇敵轉為道用,視敵人為善知識、老師。

師父閉關的時候很安靜,不會遇到什麼打擾,在家人在社會中、工作的地方打坐,很多打擾不容易成功,應該先去安靜的地方練習安住,遇到問題的時候才能面對。現在學佛的人很多,修行的人很多,大家都喜歡參加灌頂法會,希望得到加持,好的加持卻不想要,特別的加持是菩提心,有菩提心誰都沒辦法打擾自己,這種加持誰都不會找,只會找物品的加持、寶瓶灌頂,也不認識寶瓶灌頂的意義,結果什麼都沒有。

 

密宗的基礎是菩提心,菩提心的基礎是出離心,出離心的基礎上可以蓋菩提心的房子,菩提心的一樓可以蓋密宗的二樓,這是比喻,很多人想學高深的大法,沒有菩提心就沒有基礎。為了利益眾生所以自己要成佛,沒有慈悲無法成佛,所以菩提心非常重要。菩提心的對象是六道眾生,智慧的對象不一定是六道眾生,而是了解佛法的內容,了解解脫的功德、輪迴的痛苦。有智慧可以得到阿羅漢果,不會成佛,要成佛必須要有菩提心。

 

 

17.與吾同等或下劣  雖懷傲慢屢欺凌  吾仍敬彼如上師  恆頂戴為佛子行。

 

跟自己一樣地位,或是比自己低下的人,用傲慢心來欺侮自己。像是和我地位一樣的朋友,看到我的供養比較多、弟子比較多、受人尊敬,他覺得不開心,因此用很多方法試圖說服別人其實他跟我是一樣的,我沒有什麼功德、沒有學問,告訴功德主我以前做了什麼不好的事,那我應該怎麼做? 跟他一樣對人說他是不好的人嗎?不行,我應該把他當作上師一樣尊敬他,這樣做的話我是一個佛子。 不丹2008年開始有了選舉,成為民主國家,不同政黨之間為了得到選票,批評對方沒有能力解決人民問題,只有自己的候選人值得信任,那時候我想到了佛法裡面提到過,佛子應該把批評自己的人當作上師一樣。一般人覺得修菩提心的人,這樣做是不正常,對於佛子來說,一般人的做法不對、做的不對,應該將傲慢欺凌自己的人當作上師,頂戴恭敬才是對的,因為佛子不想去三惡道,不想造惡業,感謝對方減少自己的傲慢自大、幫忙消除自己的惡業。

 

下士道、中士道不需要做到這個,他們走解脫道,但是發菩提心利益眾生的上士道,必須這麼做,要不然口口聲聲說要渡化眾生如同妄語,要切菜沒有刀,要成佛沒有菩提心,也沒辦法。我們把眾生分成三類:親近的人、敵人、不認識的無相關人;修菩提心的人,菩提心的對象是眾生,但是觀察一般人說的菩提心,對親人時變成貪心、對敵人時變成憎惡心或不理他、對不認識的覺得無關緊要;真的菩提心則沒有對象分別,視一切眾生為過去世當過父母的人,這樣去幫忙的話是真正的菩提心;專門對自己認識的人好,是因為他也對我很好,這跟我執有關,像買賣一樣、還人情,以菩提心幫助人,內心沒有期待別人的回報,都是父母一樣的眾生,就算是傷害自己家人的仇人也會去幫忙,要能放下這些。聽起來很困難,大多數人放不下的都是三毒五毒,很容易放下的是念經、供養、當義工這些事。

 

我小時候有個老人說了一句話,他說「當我們頂禮東方不動佛的時候,西方阿彌陀佛只能看我們的背。」如果他還在世,我想問他是不是真的了解自己這句話的意思,這樣的說法,真正代表的是分別心,像幫忙一個人的時候,另一個沒被幫到的人會生氣。這些煩惱都要放下,漢傳佛教常說的就是「放下」,怎麼放下? 要講方法,先準備好放下的基礎,要準備菩提心,直接說「放下」不對,直接說大手印也不對,先要了解為什麼放下,原因清楚了才能去做,要不然通通放下,連阿彌陀佛也不唸了,修行都放下了,三毒五毒都沒有放下,最後還是在輪迴裡面。修平等心、自他交換這些比較深的內容,光是自己看書不行,要找上師口傳,依止上師學習很重要。

 

我們說了很多菩提心,菩提心分為世俗菩提心、勝義菩提心,現在說的都屬於世俗菩提心,勝義菩提心是空性有關的禪修。世俗諦、勝義諦像是大鳥的兩隻翅膀,二諦雙運才能飛渡輪迴大海。二諦之外,沒有大手印、大圓滿、菩提道次第廣論、基道果等等。世俗諦屬於生起次第,勝義諦屬於圓滿次地,二諦了解清楚了以後,修大手印比較有意義,今天說到這裡。

 

 

 

 

(回向)
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